14 8 月, 2022

被稱為「美國巨石陣」(America’s Stonehenge) 的「喬治亞州指引石紀念碑」(Georgia Guidestones)於7月6日清晨遭到不明人士放置炸彈,導致其四個花崗岩面板之一受損,該紀念碑因為〝安全原因〞已於當日稍晚遭到拆除。

看到這則新聞時,我真是不敢相信,警方似乎不打算追查犯事者,似乎拆除就結案了。

我去參觀這個景點時,想起激進派人士痛批它“如撒旦般邪惡”、是“魔鬼的作品”,指引石紀念碑已經被多次潑漆塗鴨,最後居然用炸彈破壞,反應會不會太強烈了?

究竟是什麼問題,竟然引起如此軒然大波呢?

▲ 「喬治亞州指引石紀念碑」全貌
▲紀念碑旁有刻石說明
▲說有監視器其實不管用

「指引石紀念碑」於1980年出現在世人眼前,據說是一位用匿名R.C. Christine的人,自稱代表“一小群信仰上帝的忠誠美國人”,委託承包商製造一個可以向全世界傳遞訊息的石碑。

這位來自外州的訪客,選擇在喬治亞州的艾伯特郡(Elbert County)打造和建造紀念碑,是因為這裡有超過45個採石場,採石場生產的花崗岩紀念碑比世界上任何其他地方都多,被譽為“世界花崗岩之都”。

由上好花崗岩製成的指引石紀念碑,位於喬州首府亞特蘭大(Atlanta)以東96公里處。它的形狀是一個T字型的中心柱,頂石重達5千磅,連結中心柱的周圍有四片直立石板,每片高 4.9公尺、重20多噸,以“x”形排列組成,在我看來有點像旋轉門。

紀念碑矗立在該地最高點,中心柱有一孔一槽,孔洞對齊著天上的北極星,槽對齊了在至日和分點期間升起的太陽位置。中心柱的頂石還有一個7\8 英寸的孔徑,每天中午的陽光可以穿過該孔徑,照射在中心柱上以示時間。

換句話說,這座紀念碑有指向、日晷和時鐘的功能。因為很複雜,建造時還不得不聘請喬治亞州大學的天文學家來幫忙設計。據說紀念碑的周圍地下,可能還埋著「時間膠囊」。

▲「指引石紀念碑」的中心柱上有槽、頂石有洞,具天文功能
▲「指引石紀念碑」的中心柱上的洞有天文功能

在石碑群西側不遠,放置著一塊小型石板,紀錄著石碑群的歷史及建造目的。奇異的是,石碑上還用四種古代語言 — 巴比倫楔形文字、古典希臘文、梵文、古埃及象形文字,寫著「讓這些成為理性時代的指引石」。

最受爭議的是在四片石板的兩面,同樣內容用了八種現代語言→英語、西班牙語、斯瓦希里語、印度語、希伯來語、阿拉伯語、漢語、俄語,鐫刻了十條“指引”。

中文版還是手寫體的正體字,每條指引前我加了●以做區隔,內容如下:

● 保持人類五億以下與大自然永恆共存

● 明智地引導生育增進健康與變化

● 以一種活的新語言來團結人類

● 用沉著的理性來控制熱情–信仰–及傳統及萬物

● 用公正的法律及法庭來保障人民與國家

● 讓所有的國家自治在世界法庭中解决外界的糾紛

● 廢止瑣屑的法律及無用的官員

● 讓私人的權力與對社會的義務保持平衡

● 珍視真-美-愛 尋求與宇宙和諧

● 不要做地球上的毒瘤

給大自然留點餘地

給大自然留點餘地

各位看了這些字面之後,可有覺得任何不妥之處?其實我很贊成不要做地球上的毒瘤,給大自然留點餘地是對的,氣候暖化災害就是大自然反噬的力量。

但有人覺得它是現代「十誡」,是全球災難後對人類的建議清單。持陰謀論者直指「指引石紀念碑」根本就是“世界末日紀念碑”!

怎麼說呢?

比如第一條和第二條,以目前世界總人口七十多億來說,若是減少到只有五億以下,是否暗示人類將會經歷某種可怕的劫難?或是會以某種方式被撲殺?以致所謂的”指引”,其實是留給世界末日倖存者的訊息。

第三條要人們使用共同語言,當然會觸怒許多主張保護母語的人。而且在許多人的定義裡,單一語言等同實行獨裁。還有人引用聖經說,上帝將人類按照語言不同而分開(創世紀 ∕ 巴別塔),通用一種語言就是敵基督者的標誌。

另外六條就不一一舉出辯義,相信讀者看了大概會想:「這簡單嘛,就請建造石碑的人自己出來解釋啊!」

詭異的是,委託建造的人沒用真名,也不肯出面踹共。而唯一知道委託人真實身分的代理人,說他發誓要把秘密帶進墳墓,還說:「你們可以用槍指著我的頭殺了我,我永遠不會透露他的真名。」

▲頂石刻了四種古代語言
▲四片石板刻了八種現代語言

這樣一來,更加引起外界的議論紛紛。

有人拿這十條指引,比對耶穌會教皇弗朗西斯的《Laudato Si》通諭,而懷疑匿名者R. C. Christine是耶穌會士。再從匿名“R.C. Christian”,也讓人聯想到 Christian Rosenkreuz。

Christian Rosenkreuz 是誰呢?他是傳說中的「玫瑰十字會」(Order of the Rose Cross)創始人。據說共濟會跟玫瑰十字會也有關係,而這些秘密社團又跟耶穌會有關。

我很喜歡義大利作家– 安伯托·艾可(Umberto Eco)的作品,他也是一位符號學權威和大學教授,他把歐洲中世紀的歷史文化,特別是基督教教派的發展史,轉換成通俗但睿智的探案故事。建議不喜歡讀歷史的朋友,可以從艾可寫的小說讀起,比如《玫瑰的名字》(The Name of the Rose),台灣有中文翻譯版。

但是,有些人對秘密團體做過的事非常感冒,因此在反對者的眼裡就看到所謂“新世界秩序”(New World Order)的陰謀。

什麼是「新世界秩序」?簡單說,就是一個極權主義世界政府的陰謀論。德國納粹主義就是要建立歐洲新秩序。

自從新冠病毒(COVID-19)出現以來,全球大流行的瘟疫不斷,傳說新冠病毒和猴豆都是從實驗室流出來的。加上隨後而來的俄烏戰爭、通膨飆升,許多措施通過各種統一組織在進行“全球治理”,這讓陰謀論的傳聞更加甚囂塵上。

我也聽過許多奇怪的反注射疫苗傳聞,說是疫苗內有控制人類的藥物成分,而且可以趁機消除非優生人種。也有許多歐美專家學者出面質疑疫苗成效,呼籲加強人類天然免疫力便已足夠。更有一說是病毒皆為人造,釋放出來居心叵測。

不知道是不是「歹年冬,厚肖郎」,但我知道什麼事都會有不同想法,或許眾說紛紜、世道混亂,有人不開心就把「指引石紀念碑」給炸了。

那為什麼地方政府不修復,而是整個移除了呢?(紀念碑產權被捐贈給地方政府)

原因之一是,指引紀念碑落成之後的消息傳開,遊客蜂擁而至不說,許多崇拜邪教或異教的團體全都跑來,帶著雞血、蠟燭、各種法器在石碑處舉行儀式,鬧得當地基督徒居民嚴斥抗議。

而且,此物一日不除,便一日是反對者眼中釘,這次鬧事也不會是最後一次。既然多一事不如少一事,「指引石紀念碑」便從此永遠消失在這世上了。

然而,還是留下了一個最大的謎團沒有解開…………..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