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9 9 月, 2022

新聞報導土耳其22日發動夜間奇襲,出動近六百名軍人和百輛戰車裝甲車,在軍機和無人機掩護下,深入敘利亞北部境內,成功撤離駐守一處歷史性陵墓的土國官兵,並遷移了這座陵墓。

是什麼人的陵墓促使土耳其不計一切後果,竟在近期硝煙瀰漫的敏感時刻,以大膽閃電行動侵入伊斯蘭國(IS)控制的地盤?他就是鄂圖曼帝國的創建者鄂圖曼一世的祖父蘇萊曼‧沙阿。

有一說法指出鄂圖曼人是突厥人,也就是中國漢朝時期居住在漠北一帶的北匈奴。直到今天,許多土耳其人還認為自己是突厥人的直系後裔,雖然根據現代DNA檢測,土耳其人基本上並沒有突厥血統,但由此可見土耳其人很是以鄂圖曼帝國為傲。

其實蘇萊曼‧沙阿的陵墓只是衣冠塚,卻對土耳其人具有重大象徵意義,因為土耳其前身的鄂圖曼帝國,疆域橫跨歐亞非,勢力可與羅馬帝國相比,700年前所建的蘇萊曼‧沙阿陵墓,所在地就是土耳其的領土。

鄂圖曼帝國的鼎盛時期,是與這位阿祖同名的蘇萊曼大帝所創,十六世紀文治武功無與倫比的蘇萊曼大帝(Suleyman the Magnificent, 1520-60)不但能率軍作戰,戰果輝煌,他還能講5種語言,寫詩出眾。

在蘇萊曼大帝的統治下,完成鞏固國家基業的立法改革;又在他的資助下,帝國文化發展進入黃金時代。他死後三十年,仍被莎士比亞寫進《威尼斯商人》裡讚譽有加。蘇萊曼大帝被譽為軍事奇才,他跟波斯的三次戰役,或許啟發了土耳其今日之舉。

許多人到土耳其旅遊,尤其是到伊斯坦堡觀光,只知有藍色清真寺,不知有蘇萊曼清真寺(Suleymaniye Camii),兩寺都是由鄂圖曼帝國首席建築師米馬爾‧希南(Mimar Sinan)和他的學生們所設計建造,希南在穆斯林建築史上的重要,好比西方同一時代的建築師米開朗基羅。而蘇萊曼清真寺是希南最著名的傑作。

為了使伊斯坦堡成為伊斯蘭教文明的中心,蘇萊曼大帝在他的首都大興土木,他任命希南負責的建築就超過三百座,蘇萊曼清真寺是其中最龐大的工程,代表了他個人的統治力量,也代表他在宗教上的權威性。

蘇萊曼清真寺有四座喚拜塔,代表蘇萊曼大帝是鄂圖曼遷都伊斯坦堡的第四代君王,喚拜塔上十個陽台代表他是第十代蘇丹。清真寺喚拜塔的數量,也代表了清真寺的規模和等級,例如聖地麥加的清真寺就有九座喚拜塔。

伊斯坦堡跟羅馬一樣是「七丘之城」,蘇萊曼清真寺就建在第三丘上,也是俯瞰全城最高點。希南將清真寺與週圍地形及街巷巧妙結合在一起,我在前往的路途上穿梭其間,尤其是清真寺的入口幾乎與民家商戶融合一體,使我深刻見識到蘇萊曼清真寺既是獨立建築,又是一塊建築群體。

圖片說明:清真寺外即是民家巷弄,可穿越牆門拾階而上

圖片說明:清真寺的城牆內和城牆外,形同兩個世界,卻又融成一體。

遊客進入清真寺的禮拜堂時,女性一律要包上頭巾,禁穿袒胸露背或短裙短褲;有的清真寺要求遊客把鞋脫在外頭,有的清真寺會提供鞋套讓遊客穿在腳上,還有的清真寺提供塑膠袋讓遊客自己提著鞋子進出(下圖)

穆斯林一天禱告五次,禱告時間不允許遊客進入清真寺,而且禱告時間根據每天日出日落時間有所調整,不知所以就會吃閉門羹。

蘇萊曼清真寺具典型的鄂圖曼風格,主廳前方由拱頂迴廊包圍而成的中庭,設有一座水亭,又稱「小淨處」,迴廊的牆外也有洗滌設施,都是讓穆斯林在每次禮拜前實行淨禮 (清洗沐浴),也就是局部清洗口鼻臉手腳。「大淨處」則是清洗全身的浴室

穆斯林在做禮拜之前,至少要先小淨,才能進行敬拜,所以清真寺都設有這樣的設施以方便信民。這也說明走進清真寺的祈禱大廳,從來不會聞到人體異味。

蘇萊曼清真寺與藍色清真寺的規模差不多,但是希南在直徑26.5米的大拱頂牆裡,嵌入了64個小甕,使得蘇萊曼清真寺大殿擁有極佳的宣教聲效。

走進蘇萊曼清真寺內部,以一個君王的尊貴來說,禮拜大殿的裝飾算得上簡樸,只有窗户使用130種不同颜色的玻璃拼成的書法,引用了古蘭經中的第24章《光明》,陽光或燈光下的氛圍顯得肅穆莊嚴。

蘇萊曼清真寺的建造,既是為了顯耀蘇萊曼大帝的偉大,很多建築的細節都有象徵意義,就像它的石柱多是從被征服的國家城市運來,象徵不同民族“共襄盛舉”。蘇萊曼清真寺還被視為“真主神聖的房間”,在它朝向麥加的牆面上,鑲嵌了代表天堂花園裡的植物和花朵,諸如此類。

蘇萊曼大帝、許蕾姆皇后和他們的親人後代,都埋葬在這座清真寺的院子裡,就連他們的陵寢也是由希南設計建造。

當然,希南也葬在此處“長相左右”。不幸的是,蘇萊曼大帝過世後,鄂圖曼帝國開始了漫長的衰落,後來甚至遭到列強的瓜分。

蘇萊曼大帝統治時期,可說是土耳其歷史上的分水嶺之一。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