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4 5 月, 2022

Warning: sprintf(): Too few arguments in /home/mailgate/public_html/bj-chou.com/wp/wp-content/themes/chromenews/lib/breadcrumb-trail/inc/breadcrumbs.php on line 254
▲盧克索神殿的圍牆只剩下大門兩旁,上圖牆外、下圖牆內
▲ 盧克索神殿的周圍已經是民居街道,這是從另一側看牆內遺跡

埃及政府於11月25日在南部城市盧克索,舉辦了古老的歐佩特節(Opet Festival)慶典,同時向公眾開放一條古代的「神之路」( The Path of God)。

這條「神之路」也稱「人面獅身像大道」(Avenue of Sphinxes),連接北部的卡納克神殿和南部的盧克索神殿,有著3400年的歷史,近代發掘出來之後,歷時七年才完成修復工程。

什麼是「歐佩特節」?為什麼在盧克索舉行?「神之路」又是怎麼一回事?

盧克索古稱底比斯,也稱瓦塞特,位在開羅以南約500公里的尼羅河旁,相當於埃及中部偏南的位置,是古埃及底比斯王朝的首都,也一直是信仰太陽神阿蒙的宗教首都。

盧克索地區的古埃及人以尼羅河為分界,在日落西岸建法老王族葬身陵墓,如帝王谷、皇后谷;在日昇東岸建聖殿祭祀神明,以卡納克神殿、盧克索神殿的規模最為壯觀,雙雙於1979年被聯合國登錄為世界遺產。

之前我寫過一篇《埃及最狂之卡納克神殿》,介紹了卡諾克神殿是最宏偉的官方祭祀中心。那麼,同樣具有代表性的盧克索神殿,跟卡諾克神殿有何不同?

尤其奇特的是,盧克索神殿為什麼有讓人看了臉紅之處?

▲盧克索神殿到卡諾克神殿之間有一條古老的「人面獅身像大道」
▲ 2021埃及歐佩特節慶在盧克索神殿舉行(photo credit: theguardian)

盧克索神殿(Luxor Temple)在卡諾克神殿的南邊,兩殿相距3公里。古埃及人稱之ipet resyt,意為“南部聖所”。

但是!兩殿最大的不同是→卡諾克神殿是為了獻祭太陽神阿蒙Amun而建,盧克索神殿則是埃及法老加冕的儀式場所,比較像是君權神授的演示舞台。

所以,比起卡諾克神殿,盧克索神殿是為鞏固王權的法老所建。

盧克索神殿據信由在位30年的阿蒙霍特普三世(Amenhotep III)修建。這位國王執政期間,對內對外都達到了一個空前繁榮和輝煌的時期,可以說是一位締造盛世的法老。

你從這位法老的名字,不難看出他怎樣崇拜太陽神阿蒙,他也欣然接受被稱為「太陽王」。可是你大概沒想到,他的一家人也都很有名氣。

阿蒙霍特普三世的父親,就是曾被人面獅身像託夢又立了《記夢碑》的圖特摩斯四世。阿蒙霍特普三世的老婆泰伊王后是古埃及最出名的「平民王后」,兒子阿肯那頓是搞宗教改革創立一神教的始祖,兒媳娜芙蒂蒂是跟埃及豔后齊名的第一美女,孫子是大名鼎鼎的圖坦卡門,這一家人很精彩吧?

其實盧克索神殿早在阿蒙霍特普三世登基之前就已存在,當時只是一座小廟,阿蒙霍特普三世下令御用建築師在原有基礎上,做了大幅增建而煥然一新。

後來的法老包括哈特謝普蘇特、圖坦卡門、霍朗赫布、拉美西斯二世等,都參與了擴建工程,就連羅馬帝國的亞歷山大大帝也在此改建教堂,甚至用作軍團要塞,到了13世紀竟還被穆斯林蓋上一座清真寺!

如此大雜燴的建築形式,反而成為盧克索神殿的特色,詮釋了埃及經歷的演變。

▲盧克索神殿的阿蒙霍特普三世夫婦雕像已大半毀壞
▲ 開羅博物館內保存完整的阿蒙霍特普三世與泰伊王后
▲ 盧克索神殿內的年輕法老圖坦卡門夫婦雕像
▲ 埃及史上最會表現自我感覺良好的法老拉美西斯二世

原來公元前30年屋大維率軍征服埃及之後,埃及自此便受羅馬統治,古埃及人的後裔科普特人(Copts),不是改信天主教,便是改信公元1世紀中期由聖馬可傳入埃及的基督教。

如今的科普特人是埃及非主流民族,並且是埃及最大的基督教群體。

到了公元七世紀初,隨著伊斯蘭教在阿拉伯半島地位逐漸穩固,阿拉伯人開始向北擴張,不但與東羅馬帝國和波斯帝國兵戎相見,並且在公元642年征服埃及,開始了埃及的阿拉伯化和伊斯蘭化。

於是當埃及成為一個伊斯蘭國家,便在各地大興土木建蓋清真寺,包括在盧克索,而當時的盧克索神殿幾乎埋在地下。

換句話說,直到1884年法國考古學家發掘出盧克索神殿之前,盧克索神殿被尼羅河泛濫的泥沙湮沒了1000多年。

因此,人們在不知情的狀況下,在神殿的上方建造了哈加格清真寺,還在周圍建造了大量的民居和街道。

結果挖出遺址後,發現清真寺的大門離地有8米之高!為了保全不同層次的建築,便形成了埃及太陽神廟有教堂有清真寺合體的奇異景象。

由此,也不難看出尼羅河的氾濫自古即是一個嚴重問題。

▲尼羅河上的西岸風光,後方便是帝王谷
▲看這沿岸景象就能判斷是在尼羅河東岸
▲尼羅河是埃及的命脈,帶來農作、畜牧和貿易的民生效益
▲埃及旅遊項目中,也少不了郵輪遊尼羅河體驗
▲看看埃及尼羅河畔的麥當勞是這種門面,還沒看到星巴克
▲尼羅河也會流經沙漠地帶,或是淹沒一些河岸林野

尼羅河是世界第一長河,自古孕育了埃及文明,埃及90%以上的人口分布在尼羅沿岸平原和三角洲地區,可以說尼羅河形成了埃及富饒的農業社會,也因為尼羅河的運輸功能形成了埃及經濟貿易。

尼羅河帶來的食物和財富成了埃及命脈,尼羅河對埃及朝野的重要性自不待言,可是尼羅河每年夏季會發大水,甚至會因為氣候季節的關係而斷流改道。

古人因此造出尼羅河神庫努牡(Khnum)或譯作赫努姆,他是一位有著公羊頭男人身的神祉。尼羅河氾濫會帶來肥沃的耕種新土壤,庫努牡也象徵新生嬰兒的「造物之神」。

為何庫努牡是羊頭人身呢?應該是跟羊的繁殖力強有關。古埃及人對這位公羊神的崇拜,演變到後來竟成為太陽神阿蒙的夜晚化身。(這是暗示嗎?)

太陽神也從起初被描繪成一個戴着雙羽頭飾的大鬍子男人,到了新王國時期之後,有時以公羊頭人或是一隻公羊現身,以象徵阿蒙的生育能力。

所以,卡諾克神殿後方,有一條長約300米的「公羊之路」,左右兩側各有45座羊首獅身石雕,每座羊首下雕有一座法老小像,意思就是造物之神庇佑王權力量。

你看,埃及不是只有人面獅身像,還有羊頭獅身像(Criosphinx),以及一種鷹頭獅身像(Hieracosphinx)。鷹頭獅身像比較少見,可以在埃德夫的荷魯斯神殿見到。

▲太陽神全家福!中間是阿蒙、右邊是老婆穆特、左邊是兒子孔蘇,請注意看阿蒙的頭上是雙羽冠+公羊角,強調他的造物繁衍能力
▲ 公羊頭人的庫努牡(左),雙羽冠的太陽神阿蒙(右)兩位還沒有合而為一的各自造型
▲卡諾克神殿前的羊頭獅身像,兩爪之間有法老小像
▲卡諾克神殿前的羊頭獅身像,組成一條公羊之路
▲ 盧克索神殿前的人面獅身像大道
▲ 綠色是人面獅身像大道,黃色是公羊之路

如果說卡諾克神殿是太陽神阿蒙的王宮,盧克索神殿就是太陽神阿蒙的行宮。

一年一度的歐佩特節,就是把太陽神阿蒙、老婆穆特Mut、兒子孔蘇Khons,從卡諾克神殿抬到盧克索神殿的節日。

這算不算神明遶境呢?從某種意義上來說類似,但歐佩特節的涵意更複雜。

埃及人相信在一年一度的農業循環即將結束時,諸神和大地都變得精疲力竭,需要重新輸入能量。因此,在尼羅河汛期的第二個月(大約農曆二月)舉行歐佩特節,以示慶賀尼羅河洪水沖積帶來再生能力的沃土。

由於它是敬拜太陽神+尼羅河神賜予豐收的祈佑儀式,朝廷投入大量文武官員籌備和運行,民間也以歌舞音樂各種迎神表演共襄盛舉,就從慶典從早期11天到後來成為27天,可以看出整個活動的盛大熱鬧。

還有一個原因烘托歐佩特節的重要性,就是在底比斯王朝打敗趕走了入侵埃及北部的外族後,歐佩特節便被同時用來慶祝埃及王室權力的勝利活動。

因此,盧克索神殿會先行舉辦歐佩特節,隨之舉行賽德(Sed)節。形同藉由神明轉移力量給法老的加冕儀式,突顯法老統治權的合法地位。

你看出盧克索神殿與卡諾克神殿的不同之處嗎?簡單說,卡諾克神殿以神為本,人向神獻祭;盧克索神殿以人為本,神向人釋權。

▲2021歐佩特節慶典,太陽神一家三口的神轎及神船,從卡諾克神殿經由神之路(人面獅身像大道)運送到盧克索神殿 (photo credit:Ahram Online)
▲盧克索神殿的牆上,浮雕舉辦歐佩特節慶的過程和場面
▲盧克索神殿的牆上,浮雕舉辦歐佩特節慶的過程和場面
▲這一看就知道是殺雞宰牛烹調慶宴

今天埃及政府恢復歐佩特節慶典,自然是為了觀光效益。

埃及旅遊收入從2019年130億美元下降到2020年40億美元,2021年可能更慘,目前又有Omicron新病毒大傳播,或許要到2022夏天才會漸有起色。

雖然我對埃及種種不文明的地方感到失望,仍然建議旅友一生必要走訪一趟埃及,畢竟埃及有諸多不思議遺跡,加上不斷考古出土的文物,以及推陳出新的世界級大埃及博物館,親臨現場才能領略傳奇的震撼。

現在來看看盧克索神殿,包括一個讓人臉紅的房間…….

1. 人面獅身像大道

連接卡納克神殿和盧克索神殿的「人面獅身像大道」,是一條綿延3公里、東北走向的路,兩旁原有850座砂岩人面獅身像,每座人面獅身像之間還種有花草樹木,並有擺滿供品的小廟,應該是在林蔭花園之間的美麗通道。

前幾段提到「公羊之路」也是「人面獅身像大道」的一段,據說整條大道原有1350座人面獅身像+公羊獅身像+全羊像,現在只恢復了三分之一,其餘的仍然是基座。

考古研究這條大道原本設有六個中轉站,做為舉辦歐佩特節慶時,人力運送眾神船遊行隊伍的休息交接處。不過,這條大道如今大部分已被盧克索市覆蓋。

人面獅身像大道主要由內克塔內布一世(Nectanebo I)所建,這位法老終其統治期間都在反抗波斯征戰,因此修建了不少神殿祈福,「人面獅身像大道」是他信仰虔誠的獻祭之一。

▲當年參觀還沒修復的人面獅身像大道,再往遠走就被市區覆蓋了
▲ 連接兩座神殿之間的大道,絕大部分今天已經被市區覆蓋了
▲ 當初的人面獅身像大道栽種花草樹木,埃及路邊的樹花好像是粉花決明

2.盧克索神殿高牆(Pylon of Ramesses II)

內克塔內布一世還建造了盧克索神殿的前院和城牆,前院遺有羅馬帝國所建的小聖壇,城牆也只剩下大門旁的兩片高牆。

後來被埃及史上最愛臭屁又超級自戀的拉美西斯二世,在大門牆外放置了兩尊坐像、四尊立像和兩支方尖碑,不幸今天只剩下兩尊坐像、三尊立像、一支方尖碑。

另一支方尖碑被佔領埃及的蘇丹送給法國交換鐘塔,今天仍然立在巴黎的協和廣場(Place de la Concorde)。據說兩支方尖碑原本都要送給法國,因為太重而無法運輸,才被僥倖留存下來。

順便一提,埃及從上世紀80年代起,就成立了追索流失文物的專門機構,曾經為了追討被搶被盜的文物與法國吵了30年,直到法國盧浮宮博物館歸還了一批法老陵墓中的壁畫。

我在前文寫的人面獅身像,沒有提到人面獅身像本有鬍鬚,長75厘米、直徑約40厘米、重達400公斤至500公斤的鬍子,自1817年以來長期”存放”在大英博物館裡,埃及直到1983年才追討回來,可是鬍子跟鼻子都還沒復歸原位。

盧克索神殿僅存在大門兩旁的高厚大牆,外牆上有拉美西斯二世與赫梯作戰的浮雕,內牆上畫有節慶的祭祀場面。

▲拉美西斯二世原本安置六尊石像,只剩四尊,最右那尊不算吧?
▲盧克索神殿前,原有兩支25米高的方尖碑,一支流落在巴黎
▲ 流落在巴黎協和廣場的埃及盧克索神殿方尖碑
▲高牆外的雕像基座隱藏學問,比如說用狒狒象徵崇拜太陽
▲這個基座的人頭長相不一,有一條繩子連成一串表示各地俘虜來的奴隸
▲ 這個基座的雕像是結合上埃及和下埃及的Hapi神

3. 第一院(Great Court of Ramesses II)

通過大門就是拉美西斯所建的第一院,這個57×51米的庭院有兩排廊柱,74根石柱的造型是埃及紙莎草捆束,跟卡諾克神殿的廊柱形式十分不同。

紙莎草(Cyperus papyrus)又稱紙草,是北非原產的一種多年生草本植物,分布在潮濕地帶。古埃及人利用這種草,製成歷史上最早的書寫紙,曾被希臘人、腓尼基人等使用3000年,直到中國造紙術傳到中東,才取代了紙草造紙術。

此外,古埃及人還用紙莎草花來製作敬神的花圈,用粗壯根狀編製葦舟、碗具、繩索、籃子、涼鞋等等,也能充當食物和燃料。因此,被用來當成神殿廊柱的裝飾也不意外。

西北角有一座圖特摩斯三世的神龕,這位法老創造埃及有史以來最大的帝國版圖。南部則有許多站立的拉美西斯二世巨像。

奇特的哈加格清真寺就在此院的西邊,另外還有埃及女法老哈特謝普蘇特所建的一座小聖殿。

▲這個浮雕上的植物就是紙莎草,自古就被埃及人善加利用
▲穿越門牆進到第一院,觸目所及就是三面大石柱圍起的院落
▲盧克索神殿跟卡諾克神殿的柱子形式很不相同,主要都是紙莎草捆束造型
▲拉美西斯二世在他建的大院,也不忘安置好幾尊他或站或坐的雕像
▲拉美西斯二世在他建的大院,也不忘安置好幾尊他或站或坐的雕像
▲看這清真寺蓋在基督教堂上,而且都在埃及太陽神廟裡

4.第二院(Court of Amenhotep III)

通過第一院會經過一道柱廊進入第二院。

柱廊由七對高16米的埃及莎草捆束廊柱組成,廊柱兩邊牆上繪有歐佩特節的情景,還有法老的雕像。

45×56米的第二院,由阿蒙霍特普三世所建,三面由雙排莎草捆束廊柱圍繞,柱子上都有浮雕。此院原有的神明和法老雕像,都已移至盧克索博物館展示。

據說大院西側外圍,有亞歷山大大帝曾建的小教堂和修道院,已不復見。

老實說,這一路柱子柱子柱子看下來,盧克索神殿給人的印象就是柱子…..

▲這些柱子的造型又加上代表上埃及的睡蓮
▲這些柱子的造型又加上代表上埃及的睡蓮
▲ 從周圍街上看盧克索神殿的柱子大院

5.大廳(Hypostyle hall)

穿過第二院就是神殿大廳,這裡曾有四排大柱,每排八根柱子,總共32根柱子撐起屋頂,只有法老和祭司才能進入這個區域。現在一路過來都沒有屋頂了。

這裡曾是阿蒙霍特普三世和後世法老舉行加冕大典之處。

有趣的是,亞歷山大大帝也入境隨俗,在這裡加冕為統治埃及的法老。

大廳南面在羅馬統治時代被覆蓋繪畫上羅馬官員的場景,亞歷山大大帝重建此處,因此這裡柱子是古希臘的科林斯廊柱,入口也被羅馬人改為供奉亞歷山大大帝的神龕。

大廳後面原是安奉太陽神一家人,以及擱置阿蒙神轎(太陽船)的廳堂,曾經是盧克索神殿中最神聖的部分,但現在只剩下阿蒙雕像所站立的石基遺跡。

▲ 大廳前放置亞歷山大大帝雕像的神龕,柱子拱頂是希臘羅馬樣式
▲ 大廳牆上浮雕被粉刷覆蓋,繪上羅馬官員聚會的場景
▲ 曾經安奉太陽神的房間,只剩基座

6. 誕生廳 (The birth room of Amenhotep III)

大廳右手邊連結到後堂一間「誕生廳」,這間就是讓人看了會臉紅的小暗室。

其實,如果沒有特別介紹,遊客來到這個空蕩蕩的房間,很多人只會瞄一眼就離開,不知道蹊蹺就在牆上。

原來,牆上浮雕述說阿蒙霍特普三世的誕生到登基。

據說阿蒙霍特普三世的母親在臥室裡,被看起來像她的丈夫圖特摩斯四世,但實際上是主神阿蒙拜訪臨幸,然後就有了這位法老的故事。

這讓人想到中國古代帝王,身世有各種離奇的傳說。帝啻的母親去河邊洗日光浴,吃了兩顆鳥蛋就懷孕生子;棄的母親去郊外摘花,踩上巨大的腳印就生下小孩;還有堯的母親遇到一條龍就懷上baby,說有多扯就有多扯。

幸好這些私生子後來成了君王,可以用神話來神化自己的來路不明。但是,開明如我也能接受大概或許可能的情形是—外星人的實驗?

★點閱連結→《女牧師稱多次遇到外星人 偽裝成丈夫試圖與她發生性關係》 

因為有這麼一樁奇事,在這個房間的壁雕上,就有了生育之神敏(Min)的陽具勃起圖案。這位象徵雄性賀爾蒙分泌旺盛的神明,可以獨立存在接受膜拜,也可以與太陽神結合一體,畢竟太陽神的原始形象是萬物蓬勃生長根源。

據說亞歷山大大帝也很崇拜這位神明,沒有把這間不雅的“異端”圖案蓋掉抹去。

▲這小房間的牆壁柱子都是雕刻,講述阿蒙霍特普三世的誕生到登基
▲我在這裡拍到六七張類似照片,貼一張就夠了吧,標題沒有提醒18禁欸
▲左邊紅圈是法老他媽,右邊黑框是像她老公其實是太陽神阿蒙的意思
▲ 阿蒙霍特普三世他媽孕育的故事拓圖(網路圖片)

雖說盧克索神殿大多數建築已經破敗頹廢,那個祭奉太陽神與尼羅河神的王朝已經隨著千年歲月湮沒,今人仍可在這些露天歷史博物館中,發揮想像力去建構古文明的繁華燦爛,並與古埃及人對生死思考的信仰體現神交領會。

當我穿梭在神殿的角落,看見滿地剝落的雕刻磚塊,以及刻有銘文的牆壁碎片,不禁為盧克索神殿能夠重新組裝再現舊貌,感到由衷慶幸。

遙想當年古人費勁展現帝國盛容,不料日後分崩離析,徒留一片殘垣斷壁。但能像埃及這樣便於前往參觀最好,起碼不讓逝往的精髓留白,否則土地上仍烽火硝煙不斷,就像我對兩河流域文明遺跡的嚮往,恐怕今生難以償願一訪吧?

最後,再談修建盧克索神殿的阿蒙霍特普三世一事。

他曾在帝王谷附近建造自己的御廟/葬祭廟,然而經歷了戰爭地震的天災人禍,殿堂已無影無蹤,只剩下守在廟口兩尊超過14米高、重800多噸的岩石坐像,在3300多年的風吹雨打之後,面部也已辨識不出原是阿蒙霍特普三世的尊容,這兩座歷史遺跡就是今天遊客必訪的盧克索景點之一「門農巨像」(Colossi of Memnon)。

▲盧克索神殿的壁畫壁雕不斷剝落,回收重裝是一項長期挑戰
▲盧克索神殿的壁畫壁雕不斷剝落,回收重裝是一項長期挑戰
▲ 你能想像原來的盧克索神殿是多麼壯觀嗎?
▲ 阿蒙霍特普三世建在帝王谷的御廟,只剩下門前兩尊面目難辨的巨像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